首頁 > 生命見證

生命見證


記號   晨曦會副總幹事  李志偉傳道

       過去跟爸爸敞開心暢談的機會並不多;倒不是因為對彼此漠不關心,而是因著過去種種的錯誤,造成之間許許多多剛結好痂的傷疤,深怕無意間觸碰了……染上吸毒的惡習,是我們父子間最深沈的痛;特別是當爸爸辛辛苦苦地幫助我戒了毒,沒多久,我卻又莫名其妙地再去吸毒;「為什麼我總是戒不掉毒?」的問題恐怕是我爸爸一輩子都不能理解的事!與爸爸間最重要的「信任」,就在這「吸」與「戒」的惡性循環中消耗殆盡,取而代之的是父親對我滿滿的不諒解、鄙視與遺恨…看的見的傷瘉後都還會留下疤痕,那看不見的傷又如何能期待它復原呢?
       在就讀晨曦門訓二年級時(已戒毒四年),因實習教會分發到基隆,因此有機會就近住在家裡。一天,在回去實習前,一位在香精工廠上班的弟兄送給了我一件車用香水(送給我的時候是分裝的,它包括了一個裝滿香精的小瓶子、一根吸管式的小海綿及一些組合式塑膠零件),我隨手將它放入我的包包裡。當天半夜兩點多,我的爸爸睡不著覺,偷摸著來到我房裡翻我的包包;當他一眼瞧見那小瓶子與小海綿吸管,他不分青紅皂白,一巴掌就把我打醒。(半夜被一巴掌打醒的滋味,就像是春天在逛花園,忽然被春雷打到一樣。)然後爸爸渾身發抖,歇斯底里地質問我:「這是什麼?你竟然還在吸毒……」接著又是一陣破口大罵與拳打腳踢。在驚嚇與迷濛中我想到弟兄送我的車用香水,我趕緊向爸爸解釋。爸爸聞了聞,隨後安靜了下來,並隨手將車用香水組裝起來,然後不發一語,靜靜地走回房間,獨留仍在錯愕中的我……
接著,換成是我睡不著覺。我心中不斷翻湧著同一個問題:「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事?」不平與委屈在心中激盪不已,淚水在眼眶中打轉……但同時心中又有一股清晰的憐憫與不捨油然而生:爸爸為何半夜不睡覺來偷搜我的包包?是因為我的過去仍鮮明地烙印在他心裡;爸爸的情緒為何如此地激動?是顯示了過去我給他的傷害是何等地深;一幕幕的情景,再次浮現眼前……
      一直以來,爸爸最討厭我涉足不好的場所,特別是當他發現我出入賭博性電玩店的頻率與吸毒那成正比的關連性時,他對電玩店的印象真是壞到了極點,他甚至曾對我說過:「一踏進這種地方,連人格都會被玷污了!」(的確,這樣的場所真的是毒品流通的溫床。)還記的那次,好不容易維持了幾個月沒有再碰毒品,但因著生活有點乏味,想找朋友敘敘舊,就這麼地走到了電動玩具店,又逕自地玩了起來。說也奇怪,過程中總覺得缺少了關鍵性的什麼(當然自己是知道的),是怎麼玩也玩不起勁;但堅強的賭性又使我不想放棄(賭博總是會給人一種贏的假象),在這樣的情境下,滿腦想到的都是安非他命所能帶給我的刺激、歡愉與可以透支的體力…不自覺地,就又再次深陷毒沼。沒多久,爸爸又發現我的異狀,便堅持要帶我去驗尿;殊不知我早已發現爸爸桌上檢驗所的名片,在事前早已找了一群人至檢驗所與檢驗師「溝通」過,檢查出來的結果早已在掌握中,當檢驗報告出來時,猶記當天我還在電玩店裡,爸爸一個墊步跑進來抱著我,高興地直呼:「沒有、沒有啦,你真的沒有吸毒!」還連連的向我道歉……本來心中還洋洋自得,自以為是天衣無縫;誰知根本是連自己的心都騙不過去,爸爸的反應透露出的關愛,讓我無地自容…。
一次又一次的失敗帶給爸爸一次又一次的傷害,也帶來自己無止盡的痛苦;如同所羅門王所說:「耶和華所恨惡的有六樣,連祂心所憎惡的共有七樣:就是高傲的眼,撒謊的舌,流無辜人血的手,圖謀惡計的心,飛跑行惡的腳,吐謊言的假見證,並弟兄中布散紛爭的人。」(箴六:16-19)不折不扣成了這樣的人,連自己都恨惡自己……但誰能救我脫離這取死的身體呢?
       思緒又飄回幾年前的某個平安夜晚上......我帶了毒品前往在基隆八斗子的家,猶記東北季風吹的窗戶咻咻乍響,壁上的掛鐘剛敲完十二響聲,我備妥了所有吸毒工具,一口接一口地……忽然從樓下傳來一陣清柔又清晰的歌聲,令我潸然淚下:「耶穌愛你,耶穌愛你,在我一生中最大的福份就是,耶穌永遠愛你;耶穌救你,耶穌救你,在你一生中最大的盼望就是,耶穌祂能救你…」歌聲在凜冽的風中顯的格外堅定,一句一句敲打著早已被罪折磨成遍體鱗傷的心;我淚流滿面:「為什麼像我這樣的人,耶穌仍不放棄我?」我的心在這寒冷的夜被主融化,我大聲地哭喊:「主啊!求…你…救…我……」
       同樣是在夜裡,同樣眼中流著淚,但如今卻是一種截然不同的心境;我跪下在神的面前禱告,求神施行醫治…對我的父親。
       一大清早,我等著爸爸從房間出來,對他說:「爸爸,對不起!」他瞪大著眼,眼眶一片濕潤;此刻,我知道上帝垂聽了我的禱告,也教導我明白了一些過去不是很懂的事…...
      一個有不良過去的人,身處群體,必定落點在一個比較敏感、易遭臆測的位置,而受到委屈與猜疑,正是為自己的荒唐過去所付出的代價。聖經說:「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羅八:28)當我對發生的每一件事都能用正確的態度回應時,那麼每一件事對我而言就都是好事。半夜被爸爸打一巴掌,未必是好事,但當我學習用「對」的方式回應時,卻絕對會是一個「好」的結果。對於一個戒毒的人而言,或許這樣的思考模式、處事態度;講的更準確一點:如何落實聖經的教導;我想,才是戒毒成功與否的真正關鍵!
     「為什麼我總是戒不掉毒?」的問題,如今已不再是我與爸爸之間永遠的痛,反而因痛過而懂得珍惜;現在的我,跟爸爸敞開心暢談的機會也仍然不多,但我們不會放過任何機會;現在的他總喜歡在他朋友前介紹我這個兒子:「不抽煙、不喝酒、不賭博、不好色……偶爾還要在教會裡演講;現在的工作是在幫助人戒毒啦!」我並不是高興他這樣介紹我,而是喜歡他介紹我時所流露出的那份愉悅。作家楊腓力曾在書中探討一個問題:「為何復活的主,手上仍帶著釘痕,肋旁仍帶著槍傷呢?」他的答案我很有同感:「那是一個記號,在愛與傷痛中成全、包裹以致修復我們的記號……傷痕仍在,卻不再痛楚!耶穌,是負傷的醫治者!」